回归学术初心-华大在线_华中师大新闻网
回归学术初心
作者:郑广怀编辑:郝日虹
发布日期 2019-07-25 16:01:29

很多年前,我读到一位叫索莱的学者的话,他说:“对社会科学而言,提高收入的最便捷的途径是改变其研究焦点,从具有社会重要性但很少有资金支持的议题(如贫困的原因),转变为企业管理的议题(如怎样使工人更具生产力)”。我当时想,即使如此,我们仍然需要表达对学术本身的尊重,这种尊重不是对学术以外的东西的尊重,比如江湖地位、头衔名号、项目资金等,它就是学术本身。所以,我更愿意把学校授予的“桂子青年学者”的称号当成社会学意义上的“符号资本”,它不是多少实质的利益,而是一种对学术本身的尊重。它定义了,在学术功利化的时代,我们应该看重什么,应该舍弃什么。

桂子青年学者是一个群体,尽管我们都处在各自的研究领域当中,但毫无疑问这种特殊性并没有完全取消我们的共同性。这正如福柯所说,知识分子现在不再以普遍性的代表或“为普天下大众求正义与真理”的方式出现,而是在他们的寓所、医院、大学、实验室等地方工作。每每当我在感叹和自我蹉跎中转过身来,我就会想起,在桂子山上,在我所走过的每个研讨室、实验室或教室,在线上的数据库中,还有多少人在默默坚持他们的学术理想,还有多少人在传承学术的血脉,尽管我不认识他们,但他们就是我坚持下去的理由,他们就是在精神上、在心灵上可以把酒临风的学术小伙伴。我为他们骄傲,我也不能懈怠。

葛兰西在谈到“有机知识分子”时候说,现代社会的知识分子并没有得到生产社会需求的证明,尽管得到了主要统治集团政治需求的证明。基于这样的考虑,我常常在问自己,推动我开始研究的动力是什么,我的研究对象因为我的研究发生了什么改变。我有个做定量研究的忘年交的好友,每次做完问卷,他都会把问卷留下来,很多年来一直如此,最后问卷堆满了办公室。我问他,留下的意义是什么。他说,他们不只是我模型中的数据,每一份问卷背后都是一个鲜活的人,一个生动而具体的家庭。2017年学生毕业的时候,我化用一句林宥嘉的歌词,送别他们,我说,不要忘了你曾经是怎样的小孩,不要忘了你想成为怎样的大人。我也不断地问自己,你当时希望成为怎样的老师,现在有没有忘记当时的憧憬。此时此刻,我特别想祝福诸位,祝愿大家在学术的道路一往无前,归来仍是少年。

(本文为作者在桂子青年学者聘任仪式上的发言摘要)

热门搜索

热门推荐

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开微信,使用“扫一扫”,点击右上角“分享到朋友圈”。

欢乐彩票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票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 乐彩网导航 山东群英会规则 重庆欢乐生肖怎么玩 金牛彩票 秒速时时彩 欢乐生肖开奖视频 欢乐生肖官网